有了吸粪车,小散养户环保问题也能解决

供稿:猪猪侠

点击:

A+A-

相关行业: 生猪

关键词:

    我要投稿

    当一些地方急着清理小散养殖场时,一些地方却在着手帮助他们解决环保难题。如今,“吸粪车+集中处理”模式已经在一些地方施行,并取得一些成效。近日,记者走访了广西玉林市陆川县滩面镇,该镇正在探索该模式的应用,并获得一定成效。

    猪好多

     

      猪粪集中处理,每车收费80

      2018年玉林市生猪出栏615.81万头,是广西生猪养殖量最大的地区。据了解,因为九洲江、南流江的缘故,当地的治污压力非常大。规模养殖场愿意投入,但小散养殖户的环保问题不好解决,因为让他们兴建环保设施,一是投资巨大,二是每家都建也是一种浪费,后来玉林市陆川县滩面镇决定采用集中处理的方式解决问题。

      这事情就落在了陆川县牧标之家源利合作社理事长李东彪身上。李东彪告诉记者,之前他有一个猪场就在九洲江边,2008年开始,他开始学习其他地方的做法,使用吸粪车处理猪粪,后来该场由于离江边太近被拆除。但是吸粪车的方法一直有用,现在另一个场存栏母猪和生猪共3000多头,也是采取该方式处理。

      李东彪介绍,该模式要求养殖场建造两个储粪池,根据养殖场的规模要求,每个储粪池装满后可以放置七天,用以腐熟,一个储粪池装满后启用另外一个。腐熟后的猪粪才是种植户所需要的,吸粪车将粪吸走后,直接免费送给种植户,用于种植桉树、坚果等。

      当储粪池发酵7天后,养殖户便打电话联系李东彪,李东彪请司机去收猪粪。“现在每车收费80,5立方米。”

      散户负担成本约30/

      目前李东彪一共有7台吸粪车,其中3台给自己的猪场用,2台用于收小散养殖场的猪粪。“接到养殖户的电话便去帮忙拉走猪粪。”李东彪介绍,该模式目前只服务新旺村的五六十家养殖场,别的村还不太了解。吸粪车均为自己改装的二手车,自己制作吸粪罐,每台车的造价不足2万元。“当地镇政府领导去考察过一体化的吸粪车,接下来我们计划去采购几台一体化吸粪车。”

      对于每车猪粪的80元费用,李东彪告诉记者,这个钱一定要养殖户出,因为传统的养殖方式用水量很大,收费会倒逼他们改变清粪方式。而且按目前这个价格,其实并不盈利,其中油费成本20/,司机是兼职的,收取50/车的劳务费用,别外还有10元是给合作社当经费的。

      根据李东彪的粗略计算,如果按照现在的情形,养殖户全部采用这种方式处理猪粪,每头猪将花费30多元的环保成本。

      发展合作社可为养户降低成本

      30/头的费用对于小散养户也不低,但是李东彪算了一下账,如果加入滩面镇成立的牧标之家源利合作社,联合采购饲料节省的钱就可抵消成本。

      玉林正邦饲料有限公司总经理,同时也是该合作社的常务理事长王鑫介绍,该模式由龙头企业+合作社+社员组成,龙头企业配套服务资源,由合作社进行专业化的服务,社员专业做好养殖环节,通过合作社可以带动养殖户的产业升级。

      王鑫表示,玉林正邦配合合作社,可以为滩面镇养殖户提供传统猪栏新型半漏缝+自动刮粪的改造服务,更适合小规模猪场,不拆旧猪栏、改造成本低、猪只更舒适、养殖更环保,500头肉猪一栋计算,改造成本仅需2万元;可以帮助解决粪污问题,从养殖户成本考虑,不用每户重复建设环保设施,合作社倡导社员集资建异位发酵床项目,一期10万元,按社员人数入股,50人就每人2000元。

      源利合作社收纳猪粪后通过异位发酵床生产成有机肥,内部付费使用或对外销售,解决环保问题同时变废为宝又有销售收益,项目收益按合作社出资人数分红。

      李东彪带记者去看了他正在建设的异位发酵床,该发酵床是主要处理其自有的3000多头猪的粪污。目前滩面镇合作社的成员只有十几家,很多人还没有了解到合作社的好处,将来合作社共同建造一个异位发酵床,将猪粪抽取后用于生产有机肥。

      “不管是卖600/,还是400/,赚的钱归合作社所有。”李东彪表示,目前并没有考虑此项目上能赚多少钱,当下考虑的是如何解决小散养殖户生存的问题。


    (审核编辑: 猪猪侠)

    我来说两句(0人参与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