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房养猪要节约土地更要高科技养殖 但楼房养猪管理难度较大

来源:中国经营报

点击:

A+A-

相关行业: 生猪

关键词:

    我要投稿

      楼房养猪模式,正在被越来越多的养猪企业所接受。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牧原、温氏、新希望、扬翔、唐人神、京基智农等多家龙头生猪养殖企业,均推出楼房养猪项目。

      部分项目匹配饲料厂、屠宰场,借此探索集约化和一体化经营。

      仅从当下来看,楼房养猪利弊同存。摆脱土地限制并且在生产效率上的提升,使得很多资本涌入。但不同于平层猪场,楼房养猪需要支付更加高昂的建设成本,并且对生物防控、运营管理的要求更高。这均对实际操盘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楼房养殖

      楼房养猪在我国并非新事物。早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福建周边陆续出现楼房养猪。不过彼时的楼房只是平层猪场向上叠加。

      规模猪企介入这一模式最早可追溯到2017年,扬翔股份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企业。该公司建成高层楼房养猪场,并在2017年投入使用。此后不断有企业入局。

      楼房养猪在近期备受关注是源自一座高26层的养猪大楼投入使用。

      日前,中新开维现代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新开维”)在湖北鄂州投资40亿元,建设2栋养猪大楼。其中一栋高26层,是世界最高、单体面积最大的楼房养猪示范基地。仅一栋生产大楼年出栏量可达60万头。

      显然,从楼房高度以及单一项目投资金额,中新开维开创了历史。按照该公司的说法,大楼的每一层功能分区明确,项目建设使用了存量工业用地,并且项目用地的面积仅占普通养殖模式的5%,节约了95%的用地面积。

      结合楼房养猪在我国发展的历史,“节约土地”几乎是所有猪企布局该模式的首要原因。

      服务粤港澳大湾区的京基智农,很多项目均采用楼房养殖模式。根据该公司回复投资者的表述,该模式具有土地集约、运行效率高、生物防控效果好、节能环保等优势。

      扬翔股份董事长莫金枝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扬翔股份当时在做育种、生物安全防控等方面的技术研究,需要规模更大的养殖场来验证数据。苦于广西山多地少,找不到足够大的地方盖猪场,只好向上建楼。

      国内一家头部养殖企业相关人士告诉记者,在地价贵、猪价坚挺、大场地缺乏的区域,楼房养猪最受欢迎。

      记者注意到,除了扬翔和京基智农之外,温氏、唐人神、罗牛山、新希望等公司的楼房养猪项目,大多集中在南方地区。其中,新希望在土地成本较高的浙江全部采用楼房猪场。

      对于养殖企业而言,增加出栏的前提是寻找到大片适合平整土地盖建猪场。而受环保政策趋严、养殖用地稀缺等因素影响,诸多企业希望将猪场向上要空间。

      政策暖风在2019年底吹来。自然资源部、农业农村部联合发布《关于设施农业用地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明确“养殖设施允许建设多层建筑”。

      也就是以此为节点,楼房养猪模式开始在国内铺开。据记者不完全统计,自2020年以来,年出栏达百万头的楼房养猪项目频频出现。

      其中,牧原的“牧原肉食产业综合体”项目,有21栋6层楼房猪场,年出栏210万头。中新开维的两栋26层楼房猪场,出栏量为60万头。唐人神在2021年兴建100万头圈自整自养楼房猪舍。

      不过,也有企业对楼房养猪保持观望。新希望方面告诉记者,公司在楼房养猪模式更经济的地方搞,取决于成本投入哪个更合理。如果这个地方猪价高,固定资产投资增加一点也没关系,可以规划楼房养猪项目。但如果成本算不过来,就不会建楼房,最终是一个算好账才决策的事情。

      另有南方某头部猪企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公司虽有布局这一板块,但是并不是所有都适合。简单来说,楼房养猪管理难度上较大。

      高科技养猪

      “现代化的楼房养猪,绝不是平层猪场向上叠加,而是按照自动化、智能化要求设计的高科技养猪。”扬翔股份副总裁高远飞告诉记者。

      不可否认的是,楼房养猪加速了我国生猪养殖工业化、集约化的趋势。并且,楼房养猪提升了养殖环节的智能化水平,对于提质增效有很大帮助。

      在中新开维的养殖大楼里,设有母猪舍、产房、生猪保育与育肥室,饲料采用智能化投喂。同时,智能环控和通风系统会实时监测和控制环境温湿度、有害气体浓度,集中通风、集中消毒、高温屏障和全密闭场房,保障生物安全。

      扬翔股份在此前披露的招股书中详细阐述楼房养猪项目。

      其中,在养殖端配备智能硬件设备如精喂仪、饮水宝等,并投入智能饲料工厂精喂坊以及与养殖场连接的输送系统,实现精准饲料加工和精准饲喂。另外,还采用地沟通风系统、空气过滤系统,保障空气清新,降低疾病传播风险等。

      需要注意的是,楼房养猪的前期投入更高。这对于企业来讲是一项巨大的成本投入。

      高志飞提到,普通平层猪场,分摊到每头母猪上的费用在8000元-12000元,普通楼房养猪的费用在16000元左右。而自动化、智能化更高的楼房养猪项目,费用可能到26000元每头。

      但是,在很多企业看来,后期运营以及养殖效率的提升,可以抹平前期的固定投入。

      搜猪网首席分析师冯永辉曾表示,楼房养猪有助于优化饲养管理。传统的定点分段饲养,会把母猪、育肥猪等平面分在不同地方,但楼房养猪可以采取在同一地点分层养殖。

      唐人神在回应投资者提问时表示,楼房养猪的猪舍环境好于平房,利于生猪生长和健康度的提升;楼房养殖可以打造规模化优势,每个点都在25万头以上,固定费用可以摊薄。

      与此同时,富有更多高科技元素的楼房养猪项目,能够释放更多人力。

      “通常情况下,一个拥有1000头母猪的养殖场,直到猪仔断奶这一环节,需要13~17个人。对于扬翔股份而言,因为自动化和智能化程度高,只需5个人即可。”高远飞表示。

      对于很多养殖企业而言,楼房养猪在于生物防控压力较大。由于该模式生猪养殖密度更高,对于猪瘟疫情防控提出更高要求。

      高远飞告诉记者,对于楼房养猪而言,每一层都是一个独立的主体。猪场各功能单元之间相互独立,每一栋楼房底层架空,形成天然的隔离,层与层之间互不关联、互不交叉,且每一层内是小单元设计,独立封闭空间切断病原的传播和交叉污染。

      他还介绍道,公司为了减少生猪与外界的接触,对母猪采用闭锁繁育模式,整栋楼具备了后备母猪自我供给能力,确保满产后整栋楼母猪只出不进,避免了引种带来的生物安全风险,有较高的生物安全保障。

      更加重要的是,很多猪企借助楼房养猪项目进行产业集聚,发力上下游一体化的布局。

      牧原股份在2020年打造河南内乡县210万头现代化肉食产业综合体项目。园区共计由21栋6层楼高的楼房猪舍组成,每栋年出栏10万头。该项目单体年出栏210万头生猪,集生猪养殖、饲料加工、生猪屠宰和肉食等深加工为一体,项目投产后,将为牧原股份成为全球最大养猪和生猪产业链企业提供重要支撑。

      扬翔股份则是制定“料养宰商产业链一体化”运营模式,即通过给楼房猪场配套饲料加工车间、屠宰加工车间、有机肥加工车间,将饲料、养猪、屠宰、加工整合在一起。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报


    (审核编辑: 钱涛)

    我来说两句(0人参与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