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猪瘟病毒的的传播途径有哪些?主要是这五个

供稿:猪猪侠

点击:

A+A-

相关行业: 兽药

关键词:

    我要投稿

    1.经口传播

     

     

     

    非洲猪瘟病毒最重要的传播途径是经口传播,主要通过摄入饲料和/或接触受病毒颗粒污染的污染物/物体。病毒的持续存活能力以及灭活病毒的难度(表1)导致其难以控制。

     

     

     

    摄入被Georgia 2007/1毒株污染的饲料的猪感染的最低感染剂量为104 TCID50,中位数为106.8 TCID50。在同一研究中,饮用水中ASFV的最小感染剂量仅为1 TCID50,中位数为10 TCID50,这表明通过饮用水传播ASFV比通过饲料传播更有效(Niederwerder等人,2019年)。

     

     

     

    从历史上看,饲喂人类食物残渣或泔水已被证明是ASFV传播的重要途径。

     

     

     

    被感染野猪污染的新鲜草和种子是散养猪的潜在感染源(Guinat等人,2016年)。

     

     

     

    1ASFV在不同条件下的存活能力

     

    (来源:LiuY.等人,2021

     

    ASFV在不同条件下的存活能力

     

     

     2ccc8e86e44e6d511753d18894188be63ba2493c.png

    2. 气溶胶传播

     

     

     

    ASF感染的猪通过排泄物和分泌物将病毒传播到环境中,在急性期,口腔液、鼻液、粪便和尿液中的病毒载量特别高(MacLachlan等人,2017年)。当猪出现打喷嚏和/或咳嗽等呼吸道症状时,这些分泌物可能会变成携带病毒的气溶胶。当被病毒污染的粪便或尿液干燥时,动物活动引起的灰尘也会产生携带病毒的气溶胶(De Carvalho Ferreira等人,2013年)。

     

     

     

    ASFV在空气中的半衰期为19.2分钟(qPCR试验),可在感染猪和易感猪之间传播长达2.3米的距离。

     

     

     

    总之,ASFV可以在猪场内以气溶胶的形式传播,这可能是ASFV在猪场传播的一种重要方式。

     

     

     

    非瘟传播

     

     3f2a0aff1c0123fb982dc967d2458b8c7df223b0.png

     

    Oral: 经口途径

     

     

     

    Contact with fomites: 接触污染物:

     

     

     

    Feed(feed or swill): 饲料(饲料或泔水)

     

     

     

    Minimum infectious dose104 TCID50: 最小感染剂量104 TCID50

     

     

     

    Drinking water: 饮水

     

     

     

    Minimum infectious dose 1 TCID50: 最小感染剂量 1 TCID50

     

     

     

    Much more effective than feed: 比饲料传播有效得多

     

     

     

    Fresh grass or seeds contaminated by wild boar: 被野猪污染的新鲜草或种子

     

     

     

    Aerosols: 气溶胶传播

     

     

     

    Sneezing: 打喷嚏

     

     

     

    Manure dust or dry urine : 粪尘或干尿

     

     

     

    Half life< 20 minutes: 半衰期< 20 分钟

     

     

     

    Transmission up to 2.3m: 可传播长达2.3米的距离

     

     

     

    Iatrogenic: 医源性

     

     

     

    Contaminated veterinary equipment/materials: 受污染的兽医设备/材料

     

     

     

    Semen: 精液

     

     

     

    Has been detected in semen: 已在精液中检测到

     

     

     

    No evidence of transmission: 没有证据表明可以传播

     

     

     

    Insects:昆虫

     

     

     

    Ticks are the most common vector:蜱是最常见的载体

     

     

     

    stable fly can transmit it mechanically or if they bite: 螫蝇可以通过机械方式传播病毒,也可以通过叮咬传播。

     

     

     

    Larvae are not a reservoir: 蝇幼虫不是ASF的宿主

     

     

     

    May persist in leeches and bedbugs: 可能在水蛭和臭虫中持续存在

     

     

     

    3. 医源性传播

     

     

     

    ASFV可以通过受污染的兽医设备/材料(例如用于接种疫苗的针头)从感染猪传播到易感猪(Penrith等人,2009年;Beltran Alcrudo等人,2017年)。然而,医源性感染的有效性及其在ASFV流行病学中的重要性仍不清楚。

     

     

     

    4. 通过精液传播

     

     

     

    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表明ASFV是通过精液传播的(Mazur Panasiuk等人,2019年),但有研究表明,可以在感染公猪的精液中检测到ASFVThacker等人,1984年)。

     

     

     

    5. 通过昆虫传播

     

     

     

    ASFV可以在蜱中复制(钝缘蜱属),它们是最常见的病毒载体(Mazur Panasiuk等人,2019年)。这些蜱生活在野猪的巢穴中,成虫可以存活数十年,并能在不吃东西的情况下存活很长时间,这使得钝缘蜱成为病毒的理想宿主。其他昆虫也可以传播ASFV。螫蝇(厩螫蝇)可以通过机械方式将病毒传播给易感猪(Mellor等人,1987年),也可以通过叮咬传播。目前,苍蝇在ASF流行病学和传播中的作用尚不完全清楚。蝇幼虫不是ASF的宿主,不能机械传播病毒(Forth等人,2018年)。最近的研究表明,ASF可能在水蛭(水蛭属)和臭虫(科:猎蝽科,亚科:锥猎蝽亚科)中持续存在(Karalyan等人2019年和Golnar等人2019年)。


    (审核编辑: 猪猪侠)

    我来说两句(0人参与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