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冲突如何影响全球粮食、能源和供应链?

来源:第一财经

点击:

A+A-

相关行业:

关键词:

    我要投稿

      “欧洲供应链或将进一步向亚洲转移。”

      11月7日,由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和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主办的中国与全球经济秩序圆桌讨论会上发布了《分辙两向——2022全球经济秩序报告》。报告指出,受疫情、俄乌冲突、通胀居高不下、气候变化加剧等负面因素影响,国际货币和贸易投资体系等全球经济秩序正处于新分岔口,但仍有局部协调的可能。

      在供应链方面,报告认为,过去形成的北美、欧洲、东亚三大供应链网络可能逐渐演变为以北美和亚洲供应链为主,欧洲供应链或将进一步向亚洲转移。

      俄乌冲突如何影响商品供应链

      报告认为,俄乌冲突与疫情的叠加效应扰乱了全球供应链稳定,并冲击了部分国家对“安全”的感知,从而导致全球粮食、能源、半导体和电动汽车供应链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趋势。

      例如,最不发达国家遭受粮食冲击。由于俄罗斯和乌克兰是小麦和玉米等农产品的重要出口国,俄乌冲突的暴发导致国际运输成本增加、全球粮食价格的波动加剧、粮食供给量遭受冲击。

      据克拉克森海运指数显示,自2月俄乌冲突爆发后,航运价格一路走高并持续保持高位。尽管俄乌七月间达成的《黑海谷物倡议》部分缓解了运输压力,但鉴于俄乌冲突仍未出现终结的曙光,粮食供应链受阻的风险远未消除。联合国粮农组织食品价格指数则显示,国际粮价相较2019年和2020年依然处在高价位。此外,由于中东、非洲与最不发达经济体在谷物与化肥的进口上严重依赖俄乌两国,其受到供给短缺与价格上涨风险的冲击更大。

      在能源供应链方面,俄乌冲突后,能源价格剧烈波动。联合国贸发会议能源价格指数显示,布伦特原油价格指数依然保持在高位运行。天然气价格的波动更加剧烈。因管道天然气不易转移出口,加之“北溪1号”的供给被极大削减,天然气价格自6月中旬起出现了新一轮的上涨。

      这打乱了欧盟能源转型步伐,影响全球能源贸易和投资。尽管长期看,欧盟转向清洁能源的决心并未动摇,但在巨大的能源供给压力下,一些欧洲国家不得不暂时加大对化石能源的使用。目前,希腊已明确提出将弃煤进程从2025年推迟到2028年;英国、意大利、德国和波兰等煤炭消费大国则采取了延长燃煤机组服役时限、启动煤炭战略储备、提高煤矿产量等措施确保煤炭供应。

      这也促使欧盟探索供给渠道多元化。欧洲已与美国就液化天然气(LNG)供应达成了协议,美国将在2022年增加150亿立方米的LNG供应,而欧盟委员会承诺到2030年,每年向美国额外购买5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除了与美国加强合作外,欧盟还计划从卡塔尔、埃及、西非等国家和地区增加天然气进口。

      俄乌冲突也让半导体和电动汽车产业出现了连锁反应。在原料供给方面,俄罗斯是生产新能源汽车所需的关键矿物钯和铑的重要供应国。2019年,全球26%的钯、20%的一类电池级镍和7%的铑由俄罗斯提供,乌克兰则对全球半导体制造级的氖气供应超过 90%。俄乌冲突后,以上原材料供给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冲击,对芯片和电动汽车供应链造成了一定影响。

      供应链治理规则出现分化

      报告指出,近年来,供应链治理规则在效率和安全的追求上都有所进展。一方面,为追求供应链效率,贸易和投资规则的自由化仍在不断发展。特别是《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加拿大与欧盟的《综合性经济贸易协议》(CETA)、《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等超大地区贸易协定极大促进了本地区的贸易和投资。但另一方面,为追求供应链安全,美欧等国国内法律规则的域外效力日益得到凸显。

      而为了追求安全目标而改变和重塑供应链代价高昂,效率和安全目标可能会表现出越来越强的张力。对企业来说,原本“准时制生产”(just in time)策略一直被视为高效的生产和库存管理模式,但在新的供应链安全规则的指引下,企业不得不牺牲经济利益,采取“以防万一”(just in case)的供应链模式,保证关键零部件、材料以及高需求产品的安全库存。据亚行测算,如果10%-20%的海外供应链被转包回流,全球贸易估计将收缩13%-22%。

      报告称,一方面,一些国家正争取全球供应链的通畅和稳定。今年6月23日,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十四次会晤核准了《金砖国家加强供应链合作倡议》,提出了支持包容和基于规则的多边贸易体系,加强维护供应链的开放、高效、稳定、透明、可靠和韧性。但另一方面,个别国家将经济政治化、贸易工具化、标准武器化的倾向越来越重,严重破坏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稳定。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


    (审核编辑: 钱涛)

    我来说两句(0人参与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