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轮生猪价格反弹不宜期待过高

来源:市场资讯

点击:

A+A-

相关行业: 生猪

关键词:

    我要投稿

      近日,3万吨储备肉的消息刺激生猪期货市场大幅上行,收获了生猪期货上市以来的第一个涨停。但综合基本面的情况来看,笔者认为,在能繁母猪存栏量依然处于高位且产量减幅远远不够的背景下,对本轮反弹行情不宜报太高期望。主要有以下原因:

      1、回顾历史:猪下跌周期每次不会只有1个底部

      所谓的“猪周期”,没有绝对的标准,是一个见仁见智的主观概念。如果以3-4年为周期长度,将每轮猪周期的价格最低点作为上一轮猪周期的终点和新一轮周期的起点,从2006年至今基本上出现了4轮猪周期:第一轮是从2006年7月到2010年5月,第二轮是从2010年5月至2014年4月,第三轮是从2014年4月到2018年4月,第四轮则是从2018年4月至今。从过去3轮猪周期的情况下,熊市的筑底时间都是比较长的:第一轮猪周期是典型的“W底”,有2个底部,分别在2009年5月和2010年5月,筑底时间为12个月;第二轮猪周期和第三轮猪周期都是“头肩底”,分别都有3个底——第二轮的2个“肩部底”(第1个和第3个底)分别在2013年4月和2015年2月,即筑底时间用了22个月;第三轮的2个“肩部底”分别在2017年5月和2019年1月,筑底时间为20个月。从现在的情况看,第四轮猪周期临近尾声,第1个底部可能已经出现(2021年10月)。根据历史经验,底部不会只有1个,那么我们可以大致认为,本轮筑底过程现在才刚刚开始。可以说:除非这次猪周期打破常规,价格快速反弹,否则现在不是进入市场做多的良机。那么究竟这次能否打破常规呢?我认为答案是否定的:本次猪周期的底部,很可能延续此前“W底”或者“头肩底”形态。

      2、生猪存栏和能繁母猪存栏的减少时间和幅度远远不够

      通过分析前几次的猪周期,可以发现,生猪存栏量和能繁母猪存栏量的变化,是决定生猪价格的最重要因素(需求端相对稳定,波动小,因此通常影响不大)。观察前三轮猪周期,我们得到一个结论:每一轮猪周期的价格低点,都出现在“存栏量已经开始迅速下滑之后一段时间”而不是“存栏量的拐点”!例如,在第一轮猪周期中,其价格高点出现在2008年3月,彼时生猪存栏量数据缺乏,但有数据记录的2008年12月(当时价格尚比2009年5月高40%)存栏量为46264万头,至2009年5月生猪存栏和能繁母猪存栏量已比2008年12月减少2%多。但显然这样的力度是不足的,因此至2010年5月,生猪存栏和能繁母猪存栏比“底部1”(2009年5月,见表1)再度减少约4%之后,价格才真正见底!同样,第二轮猪周期的底部1(2013年4月,见表1),实际上当时的存栏量已经比此轮的存栏高点(2012年10月)减少了5%和1%,最终底部3再度大幅减少15%和22%,才使得价格见底。第三轮猪周期的底部1(2017年5月,见表1),实际上当时的存栏量已经比此轮的存栏高点(2016年9月)减少了6%和3%,但最终底部3再度减少21%和25%才见底。也就是说,即便存栏开始减少,如果没有达到相当的幅度,真正的底部是不会出现的。而且从过去几轮周期的情况看,从存栏拐点(存栏高点)到最终价格拐点(价格底部)出现,第二轮和第三轮都恰好用了2年零4个月。现在是什么情况呢?当前9月的存栏数据还没有公布,看8月数据的话,能繁母猪的存栏量拐点应该是出现在6月份,假定趋势延续,则到10月也才持续减少了3个月,而生猪存栏量在8月份依然环比是增加1.1%!现在根本连存栏拐点都还没有明显确定,哪里还能去谈什么真正的底部呢?

      注:“最终底部环比减幅”是指与最早的底部时点的生猪存栏和能繁母猪存栏量相比(而不是与最高点相比),最后一个底部时点的生猪存栏和能繁母猪存栏量。

      3、政策面会拉长价格底部震荡时间

      从政策面来看,当前国家已经充分吸取了之前的教训,对于生猪供给市场的调控非常稳健,绝对不会为了所谓的托市而出台大幅削减生猪产能的政策。具体而言,这方面对生猪价格的影响就是“以能繁母猪为调控核心的政策指向,延长了生猪价格的底部震荡时间”。

      国家想要“托底”的不是猪价,而是“猪肉供给”。农业农村部9月24日发布的《生猪产能调控实施方案(暂行)》将调控的重点为设定能繁母猪存栏量调控目标,且规定生猪养殖连续严重亏损3个月(含)以上时,可对规模猪场(户)和种猪场(含地方保种场)给予临时救助补贴和贷款贴息。这一政策实际上减轻了猪场因为猪价大跌导致的养殖亏损程度,增强了猪场维持种猪和母猪群体规模的能力,拉长了生猪市场重新达到供需平衡的时间。

      4、生猪市场很难出现导致价格“V”型反转的“黑天鹅”

      有人认为,前三轮猪周期出现多个底部,是因为之前本来涨的也少,所以波动率比较低,导致长期盘底;而这次猪价跌了这么多,是不是应该来个“V型”反转?这点基本不可能。让我们想一想,在宏观经济和行业政策面“维稳”的背景下,还有什么能让猪价反转呢?可能就是疫情了吧。但其实能让猪大面积死亡的病毒,也就是一类疾病里的那么几个:非洲猪瘟、5号病、高热病、猪瘟、猪水泡病,最多再加上二类的猪丹毒和蓝耳病。但是经过2018年非洲猪瘟的洗礼之后,伴随着国内养殖行业快速的规模化进程,国内生猪养殖行业的疫情管理水平已经大幅提高。今年年初为什么很多养殖企业大猪压栏赌市场?就是由于部分地区非洲猪瘟再度爆发,导致一些企业错判形势,认为非瘟会再度蔓延。然而,事实是:过去几年巨额的软硬件防疫设施的投入,以及严格高效的管理制度早已遍地开花,疫病对养殖业的冲击越发减小。此外,2019-2020大牛市,使得养殖企业积累了丰厚的现金流,在防疫方面是绝对有持续投入能力的。此前的非洲猪瘟和随后的牛市,也催生了国内动保行业的快速成长,生猪相关药物批签发数量大幅增加。长江证券的报告显示,2020年,猪胃肠炎腹泻疫苗的批签发数量达到419批,同比增长68%;猪细小病疫苗批签发数量达到288批,同比增长67%;猪乙脑疫苗批签发数量达到155批,同比增长131%。猪圆环疫苗的批签发数量达到1031批,同比增长52%。疫苗的批签发数量也达到572批,同比增长11%。在防疫政策、制度、技术手段日趋成熟的背景下,很难出现例外。所以从这一点讲,生猪价格也基本不存在“V”型反转的可能。

      综上,笔者认为,本次生猪价格反弹只是筑底过程中的一个“前奏曲”,对本轮反弹不宜期待过高,能涨到18000元/吨基本就是极限了。同时,就长期走势而言,生猪市场价格至少还会再出现一个底部(也许是2个),不要期待猪价会有“V”型反转走势。

      文章来源:农产品集购网

    (审核编辑: 钱涛)

    我来说两句(0人参与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