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肉期货即将登陆芝商所

来源:农牧视界

点击:

A+A-

相关行业:

关键词:

    我要投稿

      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CME)近日发布消息,将于11月9日上市交易分割猪肉期货和期权合约(Pork Cutout Futures and Options Contracts),为市场参与者提供对冲分割猪肉价格风险管理的金融衍生品。

      猪概念期货 —— 一个甲子的历史变迁

      芝商所在生猪产业耕耘六十年。自1961年由梅拉梅德领导的CME推出全球第一个猪概念的期货合约——冷冻猪腩期货合约(Frozen PorkBellies)以来,1966 年CME上市活猪期货合约(HogFutures),1986年推出冷冻猪腩期权合约(Pork BelliesOptions),1991年活猪期货改为瘦肉猪期货(Lean Hog Futures),标的物由活猪变为猪胴体(Pork Carcass)。期货交割也从实物交割(Physical Delivery)演变为现金结算(Cash Settled)。

      冻猪腩期货在六十年代一度是CME交易最活跃的期货品种。当年CME选择冷冻猪腩作为上市品种,是基于其巨大的消费市场。培根、橙汁、鸡蛋和牛奶是美式早餐的标配。这些食品在历史上都上市过期货品种就不奇怪了。“舌尖上的华尔街”原创文章【培根和橙汁–美国的期货早餐】介绍了1983年的好莱坞经典喜剧 Trading Places 《颠倒乾坤》,推荐给有兴趣的朋友。

    26.png

      随着期货市场和生猪行业的变化,冻猪腩期货在活跃了半个世纪之后于2011年退市。当前还在上市交易的品种为瘦肉猪期货和期权。分割猪肉合约的上市将为产业客户提供更精准的套期保值工具。

      根据CME公布的数据,在最近一个交易日10月7日,瘦肉猪期货共成交50,891个合约,持仓量为225,500。瘦肉猪期权共成交9,055个合约,持仓量为200,287。主力12月期货合约10月8日最新报价为67.10美分/磅,折合人民币每公斤¥10.06元(美国人民真幸福)。

      猪肉期货是活跃的期货品种吗?

      我们从两个方面来分析。根据CME数据,2019年,瘦猪肉期货和期权的日均交易量为16,628。芝商所集团旗下四家交易所所有上市期货和期权品种合计的日均总交易量为1920万个合约。瘦猪肉合约仅占交易所总交易量的0.09%。

      在这家全球最大的期货交易所,交易量贡献最大的三个版块为利率(37%,代表品种是美国国债)、股指(18%,如标普500)和能源(11%,如原油和天然气)合约,占了总交易量的2/3。农产品日均交易量为113万个合约。从CBOT在1848年成立到20世纪70年代初的100多年里,芝商所上市的几乎所有合约都是农产品期货,如今交易量占比不足6%。另外两个版块为外汇(5%,如欧元英镑)和金属(3%,黄金白银)。

      在农产品版块里,交易量的大头是玉米和大豆。从交易量贡献率的角度来看,瘦猪肉品种对芝商所而言已经是无足轻重了。

      另一方面,猪肉在美国市场上是排在鸡肉和牛肉之后,消费量第三大的肉类品种。根据美国农业部USDA数据显示,2019年美国猪肉消费量为1006万吨。对比中国的同期数据为4486.6万吨。

      2019年,瘦猪肉合约全年交易量为419万个合约。按40000磅猪腩一个合约的规格计算,名义交易量达7593万吨,是美国猪肉年消费量的7倍。这样大的流动性足以支撑美国生猪行业的套保需求。分割猪肉的现货交易活跃,也有定制的场外市场合约。所以,推出分割猪肉的标准化合约就起到服务实体经济的重要意义。

      什么是分割猪肉?

      美国猪肉的消费方式主要包括:(1)居家消费:该部分消费占到全美猪肉消费量的78%。(2)家庭外的消费:指的是食品服务行业的消费,包括餐馆和食品供应商,涉及到将加工猪肉产品供给商业性质的代理机构等,如大学、公司、医院和相关机构等。该部分消费中,餐馆消费量占到全美猪肉消费量的17%,食品供应商到各个机构消费量占到全美猪肉消费量的5%。

      作为合约标的物的分割猪肉是指屠宰后的猪胴体(PorkCarcass)经分割加工后的产品,主要包括:通脊肉(Loin,包含俗称的大里脊和小里脊等),肩胛肉(Butt,制作猪排),前腿肉(Picnic),肋排肉(Sparerib),后腿肉(Ham,制作火腿),和猪腩(Belly,制作培根)。

      分割猪肉合约

      分割肉货合约每份4万磅,代码PRK,报价为美分/磅,最小变动单位0.00025美元(每张合约10美元),现金结算。合约规格、月份及交易时间与现有的瘦肉猪期货合约一致。分割肉期货和期权在CME Globex电子交易平台上进行交易,或通过CME ClearPort进行大宗交易,由芝加哥清算所作为中央对手方集中清算。

      分割肉合约上市后,猪肉生产商、加工商、批发商、贸易商能够根据其暴露的风险敞口,制定对冲猪肉价格风险的策略。同时,还可以进行分割肉合约和瘦肉猪合约的价差交易。芝商所将为投资者进行分割肉合约和瘦肉猪合约的跨品种套利和跨期套利提供保证金冲抵等便利。

      芝商所表示,“随着市场的发展,我们的客户继续寻找新的工具来管理与生猪和猪肉生产相关的价格风险。” “分割肉期货和期权合约是对我们瘦肉猪合约的补充,将使客户能够管理风险,并实现从生猪到猪肉的价格发现。”

      分割肉指数( CME Pork Cutout Index)

      与瘦猪肉期货合约一样,分割肉合约也是实行现金结算,到期依据CME发布的分割肉指数( CME Pork Cutout Index)进行现金结算。该指数使用美国农业部(USDA)发布的近5个交易日的分割猪肉现货价格的加权平均计算。

      USDA每个工作日下午,会发布一份日度的全国分割肉现货的协商成交的交易统计报告——《National Daily Pork Report Fob Plant - Negotiated Sales – Afternoon》。报告里会列出近5个工作日主要分割肉品种的成交量及平均价格。

      CME瘦肉猪及分割肉指数

      《National Daily Pork Report FobPlant - Negotiated Sales – Afternoon》

      CME根据USDA报告里的成交量(Loads)和胴体均价(Carcass)两列数据来做计算。首先,用每日成交量乘以当日均价得到当日成交额。然后用5日成交额之和除以5日成交量之和,就得到5日加权平均价,即当日的分割肉指数。

      分割猪肉期货是对现有的瘦肉猪期货的补充

      1961年CME推出了第一个跟猪相关的期货合约——冷冻猪腩期货合约。该合约以实物形式交割。当时美国较为完备的冻猪腩生产、物流、存储的产业基础,为合约的推出提供的保障。1966 年,CME为了满足实体产业主要以活猪交易为核心的现实需求,推出了实物交割的活猪期货合约。

      由于冻猪腩消费需求的减弱,价格波动逐渐平滑,对冻猪腩期货的需求也逐渐减退。2011年,CME终止了长期缺乏交易量的冻猪腩期货。而随着美国生猪产业的不断标准化,现货交易逐渐由活猪为主转变为以胴体交易为主,定价环节也不再使用活猪,而是用胴体。为适应实体产业的变化,1991年CME将活猪期货改为瘦肉猪期货,标的物由活猪变为猪胴体,合约到期交割由实物交割改为现金结算。

      瘦肉猪期货满足了上游生猪养殖生产商管理产品价格风险的需求,但对于下游的猪肉生产商、加工商、出口贸易商等,他们的产品仍有较大的风险敞口暴露。分割肉期货的推出很好的补上了这一环。

      今年,疫情等外部因素对美国生猪产业造成了较大冲击。目前,美国猪肉生产正在从新冠疫情影响中快速恢复,但消费仍然较弱。受新冠疫情影响,屠宰场大量停工,生猪需求减少,猪价大幅下跌。根据爱荷华大学估算,今年前7个月自繁自养的盈亏平衡线为$46/英担。未做套保的养殖场将遭受亏损。9月,美国生猪总存栏达到7910万头,比去年同期增加1%。其中,能繁母猪存栏633万头,比去年同期下降2%;商品猪存栏7280万头,比去年同期增长1%。猪肉加工行业的产能利用率从春季的低谷快速回升,6月恢复到94.7%,8月95.2%,9月中旬达到96.6%。6月至8月的猪肉产量较去年同期增加了7%。由于生猪价格比去年同期下降34%,猪肉批发价格仅下降14%,加工商和分割商的利润大幅上升。今年二季度的美国猪肉消费指数降至88,较去年同期下降17.8%,为近6年来的最低点。

      美国消费者对猪肉价格较敏感,消费回升还需经济形势和失业率好转。猪肉出口表现良好。中国需求旺盛和美元汇率下跌都有助于美国猪肉出口增长。6月,美国猪肉出口量比去年同期增加2.5%,其中对华出口增长24.4%。USDA预计三季度美国猪肉出口量将比去年同期增长15%,四季度增长10%。

      由于供需的影响因素并不完全一致,当生猪价格和猪肉价格波动不一致时,对于下游的猪肉生产商、加工商来说,风险敞口就会扩大,仅有瘦肉猪期货并不能完全满足他们管理市场风险的需求。

      当前,农业服务商Marex Solutions和四大粮食之一的邦吉(Bunge)提供基于分割猪肉的远期合约和场外期权。他们为这些OTC场外合约做市,即同时提供买卖双向的报价,并作为产业客户和投资者的对手方参与交易。相当于标准化的期货合约,场外市场流动性较差,但是能够满足客户的个性化需求。

      CME在提供瘦肉猪期货和期权的基础上,又推出了分割肉的期货和期权合约,对下游加工商来说,用瘦肉猪期货锁定原料成本,用分割肉期货锁定产品价格,就可以形成较为完整的风险管理策略,保障企业的利润。

      CME分割猪肉期货上市对中国企业的现实意义

      分割肉期货除了为美国企业提供直接的帮助,中国企业可以利用其来管理部分市场风险。受国内非洲猪瘟疫情的影响,国内的猪肉供应出现了巨大缺口,为弥补猪肉供应的不足,去年中国的猪肉进口量就开始大幅增加。从2018年的119万吨,增加到2019年的210万吨,激增75%,创下历史新高。进口猪肉的比重达到5%,不再是可以忽略的市场因素。

      今年一季度,中国猪肉进口量同比增长120%,其中来自美国的猪肉进口量增长640%。二季度,猪肉进口继续快速增长。根据USDA数据,2019年7月至2020年6月中国进口美国的冻猪肉较2018年7月至2019年6月进口量增长了4倍。USDA预估2020年中国猪肉进口量将继续大幅增加,其中四分之一将来自美国;2021及2022年的进口里也都会高于2019年的进口量。

      对中国的猪肉进口商来说,由于主要的进口产品是猪四分体、六分体、分割肉等,因此如果要对进口成本做套保,使用分割肉期货将比瘦肉猪期货更精准有效。进口商可以在与国内客户签订合同时,约定销售价格,或者约定以某个CME分割肉期货合约加上一个固定基差的形式敲定价格;同时买入相应数量的CME分割肉期货合约;在合同执行完毕后,卖出平仓持有的期货合约;将价格风险转嫁出去,实现对进口利润的锁定。

      中国猪肉消费量和进口量预估

      此外,美国国内猪肉消费相对比较稳定,出口量的变化是其市场波动主要来源之一。出口需求大约占到了美国猪肉产量的三分之一,当国际需求大幅变动之时,必然引起美国猪肉市场的反映。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猪肉进口国,猪肉进口量的明显增加或减少都会在美国期货市场上产生反应。中国的生猪生产商、屠宰加工商、贸易商也可以将CME分割肉期货作为一个参考领先指标,当其价格大幅上涨,可能意味着有大量进口肉将在几个月后进入国内市场,从而可以提前做好应对准备。

      CME生猪合约的演变对中国期货市场的借鉴意义

      上世纪60年代,当美国的冷冻物流水平发展到能满足冻猪腩的标准化交易,而且能适应消费者对培根的较大需求时,CME从标准化程度较好的冻猪腩入手,推出对应的期货合约,为饱受猪周期之苦的生猪产业提供了风险管理的工具和手段。在冻猪腩期货成功的基差上,CME又很快推出了更为主流的活猪期货。70年代,由于大量实体企业参与期货套保,美国生猪现货价格和期货价格高度相关。随着美国生猪养殖业标准化和规模化发展,到90年代中期,美国生猪标准化生产的70%的生猪质量能达到CME交割标准。由于参与套保的资金能获得更高资信评级,有助于企业获得信贷,吸引了更多生猪产业经营者进入期货市场参与套保。

      进入90年代后,规模企业已成为市场主导,产品标准化也已经发展的比较高的程度。伴随着技术与市场需求的升级,活猪交易已经不再是市场主流,基于胴体瘦肉率的定价和交易方式成为主导。1999 年,已经有 75%交易是基于胴体标准。活猪期货不再适应产业的需求。同时,1999年通过的牲畜报告法案(Livestock Mandatory ReportingAct)强制要求屠宰加工商每天向USDA报告交易数据。USDA汇总统计后,向市场公开发布市场交易情况。为以指数为基础的现金结算模式进一步加强了公开透明的市场信息基础。1996年,为适应产业需求,CME将活猪期货改为对标瘦肉型猪胴体的瘦肉猪期货,并将实物交割改为现金结算。今年,CME又推出分割肉期货,也是在适应市场上猪肉价格和生猪价格波动不一致的问题,进一步完善生猪产业链下游环节企业的风险管理工具。

      经历非洲猪瘟疫情冲击后,中国的生猪产业正在快速的规模化。企业的生产技术和产品标准化在快速提升。借鉴美国市场的成功经验,中国生猪产业要做强做大,除了产业政策的扶持,金融市场的支持也必不可少。每一轮猪周期,猪价波动几乎都超过100%。企业规模越大,市场风险对企业的潜在伤害也越大。没有完善的风险管理,再大的企业也可能会被一波巨大的市场风浪击沉。企业已经开始意识到风险,但市场工具不完善,不能满足企业管理风险的需要。近年来已经出现了不少,企业向保险公司寻求购买价格保险来对冲价格下跌风险,但保险公司苦于没有对冲工具,不能够向企业提供足够的保险产品或者价格昂贵企业无法承受的例子。要适应国内生猪产业的快速发展,国内生猪期货的推出已是迫在眉睫。

      中国即将上市的生猪期货会是活跃的期货品种吗?

      根据CME的经验,2019年,瘦猪肉合约全年交易量为419万个合约。名义交易量达7593万吨,是美国猪肉年消费量的7倍。

      我国去年的猪肉年消费量为4486.6万吨。如果期货交易达到当前芝商所的活跃度,名义交易量预期可达3.1亿吨猪肉。如果以30元/公斤的生猪价格计算,名义交易额可达¥90000亿元。

      我们认为这个预测是非常保守的,基于两个逻辑:第一,CME生猪期货上市超过半个世纪,早已过了黄金期。美国生猪行业经过多年发展,标准化规模化极大提高,生猪价格的波动(俗称猪周期)相对较小,对期货投资者的吸引度较小。交易量和流动性远远不如金融期货和美豆玉米等主流农产品期货。第二,从产业规模的角度看,猪肉是中国的第一大消费肉类,而在美国为排在鸡肉和牛肉的第三大肉类,可比性不强。

      基于这两点,我们认为对标芝商所的活牛期货合约更加合适。根据芝华数据计算,2019年CME活牛期货和期权合约的名义交易量为当年牛肉消费量的15.5倍。按这个乘数计算,生猪期货的名义交易量预期可达6.9亿吨猪肉。以30元/公斤的生猪价格计算,名义交易额可达¥20万亿元,跻身国内交易量排名的前三品种。

      写于2020年10月9日


    (审核编辑: 钱涛)

    我来说两句(0人参与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