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兽非洲猪瘟疫苗研发再进一步 特性仍待进一步验证

来源:新浪

点击:

A+A-

相关行业: 疫苗

关键词:

    我要投稿

      备受关注的哈兽非洲猪瘟疫苗研发再进一步,终于在近日正式踏入临床试验阶段,而除了寄希望于疫苗以外,消灭非洲猪瘟是否还有其他可能的希望?

      日前,军事兽医研究所、山东蓝思种业股份有限公司、北京畜牧兽医研究所以及哈尔滨兽医研究所,四家研究机构共同在《中国兽医学报》上发表了一篇题为《我国蓝思白2号猪抗非洲猪瘟特性鉴定》的研究论文。该论文通过实验证明,蓝思白2号猪(LS-2)对人工感染的非洲猪瘟病毒具有明显抗性。

      实验分别选取10周龄蓝思白2号猪和普通大白猪各6头,在P3实验室常规饲养21天后用ASFV SY18株(非洲猪瘟病毒沈阳分离株)进行口服攻毒。结果发现,普通大白猪在10天内全部死亡,而蓝思白2号猪除了一头死亡外,其余5头全部健康存活。

      而在此次攻毒试验以前,养殖企业还曾将蓝思白2号猪作为哨兵猪与受疫情影响的普通家猪混养,在对哨兵猪进行持续1年的观察后发现,哨兵猪在观察期内一直未表现出非洲猪瘟临床症状,也显示出较好的抗非瘟特性。

      为此,养殖者利用这些猪在受疫情影响的空栏猪舍(非洲猪瘟病毒核酸检测阳性场)进行复养, 目前已成功复养育肥猪及父母代种猪共2700余头。

      该消息一出,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业内有人欢呼觉得培育非瘟抗病猪也是一条不错的抗击非洲猪瘟的路子,但也有不少人对此持谨慎乐观态度。

      “从论文来看,我觉得这篇论文的质量还是很不错的,数据很全,但看上去还是浅尝辄止,并且样本量也比较少。”一位猪病专家对记者表示。

      “另外,该品种是否具备抗非瘟特性也需要更多的实验及证据去支撑,并且最终还要经过国家有关部门的鉴定和检验才行。”对方补充道。

      与此同时,来自养殖户的担忧也是不少,并且都很“接地气”。比如一家河南地区的猪场内部人士就对《科创板日报》记者反馈称,该研究是通过内服攻毒,而他们希望也能看到肌肉注射攻毒实验的结果。

      “内服的话还有胃酸能杀死一部分病毒。但我们平时给猪注射疫苗都是肌肉注射,这个打针的过程也很容易传播非洲猪瘟。”猪场表示。

      针对业界的这些疑问,记者2日亦致电蓝思白2号猪的育种企业—山东蓝思种业股份有限公司,以期获得实验相关的更多细节。不过,公司证券部工作人员表示,相关消息均掌握在研发人员手中,其目前所知亦有限。

      公开资料显示,猪的抗病育种技术主要有两种:传统的育种手段(表型选择)和现代基因工程育种,方法包括标记辅助选择、全基因组选择、转基因或基因编辑等。据论文所称,蓝思白2号猪是山东蓝思种业有限公司在1999年从英国引进大约克夏种猪(又叫大白猪),利用23个公猪家系和71个母猪家系,经过近20年的杂交选育所得。

      现代基因工程技术育种比较成功的例子就是通过基因编辑手段获得的蓝耳病抗性猪。2016年,伦敦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动物基因技术先锋企业Genus曾宣布,该公司与密苏里大学合作,成功研发了世界首例蓝耳病抗病猪。

      密苏里大学通过精准的基因编辑技术,使猪仔出生后体内不再产生特定蛋白质,由此阻断病毒在动物体内的传播。当时,Genus还预期,该项技术至少需要5年时间的进一步开发,之后蓝耳病抗病猪才能开始商业销售。不过,得益于各种药物和疫苗的问世和应用,目前猪蓝耳病已经得到控制,而市场迄今也未看到蓝耳病抗病猪的上市。

      “而就算非瘟抗病猪与蓝耳病抗病猪不同,是通过不同的育种手段获得,也能很快量产上市,但这个量产的‘量’到底能有多少还是疑问,一般来说,种猪利用率只有40%左右。所以即使这个品种确实有很好的非瘟抗性,估计也很难满足全国需求,毕竟中国的养殖规模在这放着。”前述猪病专家又指出。

      “因此,对抗非洲猪瘟的手段能多一个固然是好事,但疫苗研发仍然需要全力推进。”他补充道。据媒体报道,日前,非瘟候选疫苗已获准开展临床试验,而据其预测,临床实验大概需要两年时间,加上注册初审、复合检验、复审等环节,一切顺利的话目前距离非瘟疫苗的成功上市至少还有三年时间。

      值得注意的是,自2019年3月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简称“哈兽研”)成功分离出我国第一个非洲猪瘟病毒毒株,并在5月创制出候选疫苗以后,市场就不断传出该候选疫苗将进入临床的消息。然而,好消息在时隔一年后才得到兑现,对此,一位接近疫苗研究团队的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研究团队做事还是比较谨慎的”。


    (审核编辑: 钱涛)

    我来说两句(0人参与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