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政策”随意加码 个别地区“绿色通道”近乎悬空

来源:经济参考报

点击:

A+A-

相关行业:

关键词:

    我要投稿

      记者近日在湖北、安徽等地走访发现,要求保障农产品流通秩序严格执行“绿色通道”制度的通知文件很多,各地基层落实情况差异较大,有的地方“绿色通道”方便快捷,也有个别地方出台“土政策”随意加码,农村地区封村堵路问题依然突出,即便手续齐全的运输物资的车辆也难以进村。此外,部分地方活禽运输车辆被严格限制移动,有的企业不得不挥泪活埋运不出的家禽,损失惨重。

      专家认为,战“疫”是社会现代化治理能力的试金石。当前,应当全面落实好包括重要物资运输保障在内的中央各项部署,确保政令畅通,针对个别地方防疫检测点随意增设“土政策”,必须立即纠正。

      个别地方“土政策”随意加码

      “我们司机现在都不敢去这些地方送货了,怕堵。”他说,长丰县和淮南交界的一些乡镇同样也是如此。司机不仅打印填写了按交通运输厅门户网站公布式样的通行证,也办了长丰县疫情防控应急指挥部的通行证,同时提供了司机健康无发热症状、未接触过湖北武汉人员等方面的书面证明,但是这些得不到检测防疫关卡的认可,要求必须提供该县疫情防控应急指挥部的通行证,才允许通行。

      长丰县一名禽业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在长丰县辖区内饲料运输基本通畅,但是在县与县之间的饲料等物资运输困难问题较为突出,尤其是和长丰定远两县交界附近的定远县炉桥镇、吴圩镇等地。

      “你要提供我们县盖章的通行证明,才能放行”安徽省定远县炉桥镇311省道防疫检测点工作人员对排队等待放行的货车司机说。20日,记者在该检测点现场看到,被堵在关卡前的,有满载有化肥的大货车,也有运送草莓苗的面包车、运送鸡蛋的三轮车。因为无法通过关卡,三轮车驾驶员抱着整箱的鸡蛋,走到检测点关卡的另一侧,装上另一辆车继续运走。

      这种是典型随意加码“土政策”。安徽省《关于保障疫情防控期间道路物资运输有序通行的若干措施》明文规定,各地要保障饲料、农资等重要生产物资运输通畅,严禁以无通行证或其他不正当理由,对车辆进行劝返或禁止其通行。同时,严禁出台各种“土政策”阻碍省际、省内物资运输,严禁各地违规设卡阻碍应急物资运输车辆正常通行。疫情防控时期,蔬菜、肉蛋奶、畜禽及产品等重要生活物资及种畜禽纳入应急运输保障范围,确保做到不停车、不检查、不收费、优先便利通行“三不一优先”。

      保障通知很多落实差异很大

      记者在多地走访发现,有的地方落实较好,不仅“绿色通道”畅通便捷,还有防疫人员在测体温的同时,帮助车辆做消毒服务。但有的地方,防疫检测点关卡就变成了重要生产生活物资运输的“堵点”。

      中共中央政治局21日会议研究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部署统筹做好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会议指出,要建立与疫情防控相适应的经济社会运行秩序,有序推动复工复产,使人流、物流、资金流有序转动起来,畅通经济社会循环。复工复产,交通运输是“先行官”,必须打通“大动脉”,畅通“微循环”。

      其实,关于重要生产生活物资的通行运输保障问题,不仅有省级层面交通、发展改革委、农业农村等有关部门一再强调发文,中央层面也是三令五申。早在今年一月底,就有三部委联合发布的紧急通知,可见问题重要性和紧迫性。

      1月30日,农业农村部、交通运输部、公安部三部委联合发布《关于确保“菜篮子”产品和农业生产资料正常流通秩序的紧急通知》(简称《通知》)称,因防范新冠肺炎疫情,一些地方“菜篮子”产品和农业生产资料运输受阻,出现“菜篮子”产品出不了村、进不了城,畜禽养殖所需饲料难以及时补充,种畜禽无法调运等问题。

      《通知》要求,严格执行“绿色通道”制度,严禁未经批准擅自设卡拦截、断路阻断交通等违法行为,维护“菜篮子”产品和农业生产资料正常流通秩序,强化调运组织管理,确保重点地区“菜篮子”产品有效供给。

      湖北、安徽等多地转发三部委紧急通知,发改、交通等相关部门推动落实。安徽省发展改革委副主任于德志说,疫情防控期间,安徽省将蔬菜、畜禽及产品、粮油等物资纳入应急运输保障“绿色通道”。对主副食品流通企业及时发放通行证,确保“不停车、不检查、不收费”,优先便捷通行。保障化肥、饲料等农业生产资料及其他紧缺物资运输通畅,严禁以无通行证和其他不正当理由,对车辆进行劝返或禁止通行。

      记者近日跟随一辆运送饲料的货车,从合肥长丰县来到安徽省宿州埇桥区,下了高速出口就看到防疫检测点。身穿白色防护服的工作人员说:“物资车辆快速通道这边走,后面其他车辆请到检测区。”

      记者和货车一行到达饲料运送目的地——宿州埇桥区后寨村口,再次测体温,登记身份信息、联系方式、来访事项等,防疫点人员手持消毒液给货车周围进行喷洒,随后放行。

      “三部委紧急通知很及时,”合肥市一家饲料公司负责人说,很多养鸡户春节前储备饲料可以撑到正月初六,眼看着饲料没了,很多农户频繁给我们公司打电话要求送饲料,但是村村都封路了,车辆进不了村。有了三部委通知,困扰公司的头号难题有望得到缓解,主干道交通有所改善,但是农村地区封村堵路问题依然突出。

      “绿色通道”近乎悬空部分地区养殖产业损失惨重

      基层反映,各地落实三部委通知情况差异较大,有的地方落实较好,有的地方落实差,仍有部分地方“绿色通道”近乎悬空,导致企业运转难以为继。尤其是疫情重灾区,越是村镇等基层,“绿色通道”越是保障难,一些村子“一刀切”封村堵路问题仍然突出。

      家禽业遭遇最严峻。湖北省家禽业协会报告显示,湖北全省库存鲜蛋近万吨,每天还新增鲜蛋1000多吨,均无法运出;活鸡苗在检疫合格的情况下仍然不能运输,部分企业活禽运输车辆都被严格限制移动,有企业不得不挥泪活埋来处理运不出的家禽。江汉平原荆州市,峪口禽业每天13万只鸡苗无法运输,被迫处理,损失近52万元。

      “运猪车出不了门。”辛苦养殖的1万头猪到了出栏时间,湖北金旭农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负责人潘向阳一筹莫展。受疫情防控带来的交通管制影响,农村道路封了,出栏猪无法运出去,只能压栏。压栏集中出售意味着价格被压低,对企业损失很大。“最可怕的还不是这些,而是饲料运不进来。” 他说。

      在鄂西山区秭归县,养殖户同样被饲料短缺困扰。尽管多部门为饲料农产品运输开通“绿色通道”,但是市场上饲料短缺依然严重。“春节假期和疫情管制,很多饲料厂没开工。估计秭归县2月饲料需求4700多万吨,而养殖户饲料储备仅400多万吨,缺口超过4200万吨。”秭归县农业局局长兰华锋介绍。

      除了生猪,湖北多地活鸡、鲜蛋等产品调运受阻。很多养殖企业出栏生猪、家禽、鲜蛋、生鲜乳及种猪、仔猪、禽苗无法正常进出,既影响城市居民畜禽产品消费供应,又不利于后期畜牧业生产恢复。同样,武汉金旭牧场、宜昌俏牛儿牧场、黄冈梅家墩牧场、赤壁晋氏牧场等四家奶牛企业每天因奶制品运输不出去,倒掉鲜奶20余吨。

      “给养鸡户送饲料就像做贼一样,”合肥市一禽业公司工作人员说,公司是“公司+农户”模式,公司给养鸡农户提供饲料、技术指导、市场销路等支持,最近工作很难开展,靠近交通主干道的养鸡户送饲料相对还好办,但是给村里的养鸡户送饲料依然比较难,要偷偷摸摸的。“我们知道有上级部门通知,但是村民不认,就不让我们进村送饲料,我们也没法子,”他无奈地说。

      合肥飞扬物流有限公司货车司机鲍育快告诉记者,他从安徽合肥向河南省送一批鸡蛋、草莓,车子到了安阳县和内黄县交界处附近,当地防疫检测关卡看到外地牌照,就不允许其通行。他一再向对方解释说明自己运输农产品适用“绿色通道”,并提供按交通部官网要求标准制作的应急物资及人员运输车辆通行证,还有司机本人健康无发热症状、未接触过湖北武汉人员等书面证明,都无济于事。最后实在没办法,收货方临时找到很多辆电动三轮,就像蚂蚁搬家一样,把大货车上的鸡蛋、草莓等徒手抱着搬过关卡,然后再装上电动三轮车运走。

      鲍育快说,很多地方根本不执行“绿色通道”,自己磨破嘴皮解释也没用,所以自己也不敢出来接单跑运输了,从春节后到现在,一共只接了3个单子,不到往年同期的五分之一。

      在“绿色通道”落地难等综合因素影响下,“菜篮子”产品上下游企业损失极为惨重,部分地区粮价上涨,并向下游产业传递。基层呼吁,要尽快以更有力措施推动“绿色通道”机制落实,探索更具有可操作性的措施,比如给“菜篮子”产品运输车辆发放通行证等。

      “我们埋掉了五六十万只在养鸡。”合肥一禽业公司工作人员说,上游饲料价格涨、运输难,下游肉鸡销售价格跌,进村入户给养鸡户防疫技术指导难,眼看着越养越赔钱,公司为了减少亏损,只能忍痛处理掉了。

      战“疫”是社会现代化治理试金石

      专家认为,落实好包括物资运输保障在内的中央各项部署,必须确保政令畅通,维护好战“疫”大局。比如,部分地区粮价出现上涨迹象明显,就是一个值得重视的讯号,必须警惕后期物价“报复性”反弹,这需要在防疫的同时保持重要物资生产供应的稳定持续。

      “一天一个价地往上涨,”阜阳市胜友粮油购销有限公司负责人刘胜友说,疫情前,当地玉米每斤约0.90元,春节后受疫情影响,价格涨得厉害,比如前一天0.94元,第二天就涨到了0.97元,往年春节也有价格波动,但是从没见过这么大幅度的上涨。公司只能送仓库里的存货,一方面是政府不允许公司筛选粮食,不筛选就没法送给饲料厂。另一方面,农村普遍都在封路,粮食收购车辆无法通行。

      刘胜友说,本地粮食涨价,也和东北等地外地玉米等粮食运不进来有关。而且,他的车队如果想去外省,比如山东、江苏等省份,也去不了,对方一看他的外地车牌就拦住了。同时,外地车牌也过不来。如果交通问题不能尽快得到解决,他估计下一步粮食价格会继续涨。

      对于个别地方随意加码“土政策”导致重要生产生活物资运输难问题,安徽省交通运输厅副厅长江宗法近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各市、县要按照属地负责、部门协作、区域联动原则,及时协调解决疫情防控应急物资有序通行中存在的问题,严禁无故推诿、搪塞、拖延,严禁违规设卡。对不及时协调问题、阻碍应急物资运输车辆正常通行的,按有关规定严肃处理。

      记者调查发现,这类“土政策”制造的路网堵点,并非一时一地的个案,而是颇具普遍性、典型性。

      “几乎一天24小时不停歇,都有被堵车辆通行问题要我们协调,”江宗法说,为解决这类问题,大家为此专门组建了一个微信群,以便大家都在微信群里及时反映报送各类物资通行问题,省交通运输厅第一时间帮助协调解决,尽快放行相关车辆。他说,随着宣传贯彻力度加大,各地基层干部对交通部、省交通厅等相关通知越来越熟悉、掌握并落实,“堵点”会越来越少,交通秩序会越来越规范。

      “土政策”必须立即纠正,确保重要物资货畅其流。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黄家亮说,战“疫”关键期是社会现代化治理能力试金石。要通过问题找原因,找出地方“土政策”背后的共性因素,比如是因为基层受恐慌情绪驱使用力过猛,还是上级相关政策宣传力度不够?是基层对相关政策理解不透,还是上级政策的可操作性不强?找到问题原因,才能为更好地解决问题,让各类“土政策”彻底消失,让“绿色通道”更高效保障全民防疫。


    (审核编辑: 钱涛)

    我来说两句(0人参与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