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繁母猪一降再降 存栏多少才合理?

来源:中国畜牧兽医报

点击:

A+A-

相关行业: 生猪

关键词:

    我要投稿

      根据历史资料测算,能繁母猪存栏数月同比变化率在-5%~5%属正常水平,超出上述范围则表明生猪生产出现异常波动。

      能繁母猪数量一路跳水

      据记者了解,自2009年以来,我国能繁母猪存栏数已减少到历史最低点。其中2009年~2012年出现小幅增加,2012年至今,一直处在下行通道。

      近三年来,据对农业部4000个监测村(400个监测县)生猪存栏信息的统计显示:2015年全年12个月能繁母猪每月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区间为11.4%~15.5%,幅度较大,全年环比均显示减少;2015年以来,我国能繁母猪存栏数,除2016年3月、4月同比增加0.3%,2016年6月、2017年3月和4月同比止跌外,其余时间均为减少;其中,2016年前三个月,同比减少在10%以内,超出-5%~5%的正常水平。从2016年4月至今,同比减少比例回落至5%以内,其中2017年9月同比减少的比例最高,为5%。

      自2017年1月起,农业部实行新的样本轮换方案,并结合规模场监测数据,对数据进行了相应调整,将4000个监测村调整为400个监测县。按照农业部公开的月度能繁母猪和生猪存栏增减比例推算,去除样本轮换方案的影响,以横断面截取的方式可以看到,近年来我国能繁母猪和生猪存栏情况。

      据记者粗略计算,9月份我国能繁母猪存栏已跌破3500万头。这与招商证券测算的结果类似。据他们测算,2017年9月我国能繁母猪存栏3497.346万头。

      “符合我们之前的预测,年内能繁母猪跌破3500万头。现在看来,这个情况在9月就能实现。”招商证券食品饮料首席分析师董广阳称。

      为何一降再降

      董广阳认为,能繁母猪出现一降再降的原因,主要表现在以下方面:一个基础,即胎龄结构偏老是加速淘汰的重要基础;两个驱动力,即猪价同比下跌和环保禁养力度持续加大。

      目前能繁母猪胎龄结构偏老已成事实。能繁母猪附加值高,一般不轻易淘汰。若猪价较好,则胎龄较高的母猪淘汰延缓;若猪价下跌至极端情况,胎龄适中的母猪也有可能淘汰。能繁母猪作为养殖企业最重要的生物性资产,主要功能是提供中间产品仔猪,仔猪占整个生猪养殖成本的25%~30%,是除饲料之外成本占比最大的部分。相比于商品肉猪,能繁母猪饲养时间长、技术要求高、产品价值大,所以除了胎龄达到正常淘汰年限之外,很少会主动淘汰母猪,除非出现例如2014年的极端猪价,才有可能把性能较好的母猪也送去屠宰。猪价一般时,优先淘汰落后产能(胎龄偏老的母猪);猪价较好时,落后产能淘汰延迟。

      能繁母猪胎龄偏老源于2013年盈利平台期。当时,行业认为后市要开始反转,于是大量补母猪。但2014年猪价再次低迷时,行业内散养户开始屠宰母猪,但也是优先屠宰胎龄较高的母猪。后来猪价走向极端的低迷,胎龄结构较好的母猪也难以幸免。现阶段,2013年~2014年补栏的母猪处于淘汰和不淘汰边缘,目前仍然占比10%,远超理想状态下5%的胎龄比例,其淘汰速度取决于猪价和禁养区范围。目前两方面的预期都很差,所以淘汰力度十分强,这部分产能会在猪价下行和环保持续收紧背景下加速退出。

      另外,猪价下行也抑制了补栏积极性。历史上,能繁母猪的淘汰或补栏力度一般由生猪价格决定,通过梳理历史数据,董广阳团队发现能繁母猪淘汰量、净淘汰量与生猪价格均呈现负相关关系。具体表现为:猪价处于低位,能繁母猪的淘汰量、净淘汰量都处于高位,反之猪价处于高位,能繁母猪的淘汰量、净淘汰量都处于低位。由于本轮猪周期已开始步入下行趋势,养殖户对后期猪价普遍看空,抑制了他们补栏的积极性,养殖户淘汰积极性升高。

      据董广阳团队调研发现,河南省及周围的母猪屠宰场已经完全满负荷运行,7月与8月屠宰量分别环比增长24%和19%。同时根据以往经验,11月之前能繁母猪淘汰量将显著增加,综合胎龄和猪价因素,预计年底之前能繁母猪淘汰量将一直保持上升态势。

      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环保禁养持续压制产能复苏。环保是导致2015年以来能繁母猪存栏量下跌的主要因素,主要在两个方面影响能繁母猪存栏量。一是禁养区内被动去产能,导致能繁母猪淘汰量增加。二是养殖户观望情绪浓厚,导致能繁母猪补栏量下降。因为母猪是重资产,养殖户补栏会很谨慎。

      2015年以来,随着新《环保法》实施,我国禁养区内养殖场清理工作开始在全国范围铺开。持续的环保政策对我国生猪供给造成了巨大影响,也改变了能繁母猪存栏走势,使得2015年以来能繁母猪存栏量在高景气周期下逆势下跌,并不断刷新历史最低记录。

      存栏多少母猪合理

      截至目前,我国年人均猪肉消费量超过40公斤,高于世界平均水平。

      布瑞克咨询公司分析师林国发分析,我国牛羊肉及水产品产量增加,居民消费健康意识提升,猪肉消费难以显著增加,二胎政策虽在一定程度上提升猪肉消费预期,但至少需要超过5年后才逐步显现。他们认为在2020年之前,我国国内猪肉产量在5400万吨~5500万吨即可满足猪肉消费,折算生猪屠宰量在7亿头左右。

      考虑到散户集中退出,养殖集团快速扩张,伴随着养殖水平和繁育水平提升,林国发预计2020年国内生猪PSY水平提升到20左右,能繁母猪存栏需求量下降至3500万头~3600万头,生猪存栏量在3.5亿头~3.7亿头即可保证国内猪肉供应量。

      《全国生猪生产发展规划(2016~2020年)》显示,2014年,我国每头能繁母猪年提供商品猪数量14.8头,出栏率155%。规划要求,我国生猪产业发展到2020年规模养殖场亿头母猪年提供上市商品猪19头,出栏率160%。

      PSY的提升对能繁母猪存栏数减少会产生对冲效应,换句话说,在出栏总数不变的情况下,需要的能繁母猪数会减少。董广阳称,胎龄较高的能繁母猪大量淘汰,一定程度上弥补了母猪不足的现实。同时能繁母猪大量淘汰也带动行业PSY快速提升,预计2017年年底将达到19头。由于生猪育种水平不断提升,补栏母猪的繁殖性能普遍优于同期淘汰母猪,所以行业PSY呈不断上升趋势。

      行业内也有分析表示,能繁母猪的合适存栏量为4000万头或4500万头,可见其忽视了我国PSY的提升问题以及我国生猪遗传改良的进程。

      能繁母猪作为养殖事业扩张的发动机,生产性能备受瞩目。董广阳做出了比较乐观的估计,随着能繁母猪的加速淘汰,2017、2018年底,行业PSY将分别达到19与20头。未来,能繁母猪数量有望进一步下跌,但PSY的提高速度不容小觑,整体猪肉供给处于缓慢上升的通道之中,长周期的盈利周期并没有结束。另一方面,在行业整体供给紧平衡的大背景下,头均出栏重量会对猪肉价格产生巨大影响。

      在今年3月份的“何方论坛”上,全国畜牧总站牧业发展处处长杨红杰表示,生猪遗传改良过去都说进展加快之后能多产多少商品猪,能够多创造多少效益。现在环境约束越来越紧,压力越来越大,在去产能背景下,实施遗传改良计划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由于提高了遗传生产性能,在保证供给同等数量猪肉的情况之下,可以少养多少猪,这对环境改善将有多大的贡献。

      “我们的目标是,到2020年,能繁母猪数能够降到3000万头或者3000万头以下,实现产业提质增效、转型升级和绿色发展。”杨红杰称,能繁母猪存栏数量不变,按照年均产2胎计算,每年能繁母猪平均产仔数增加0.1头,传递到4000万头母猪,每年多产仔800万头。


    (审核编辑: 钱涛)

    我来说两句(0人参与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