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著于“精制疫苗”的天邦人 ——专访成都天邦董事长胡来根

来源:新牧网  

点击:

A+A-

相关行业: 疫苗

关键词:

    我要投稿

      执著于“精制疫苗”的天邦人

      ——专访成都天邦生物制品有限公司董事长胡来根



      2012年,成都天邦生物制品有限公司(下简称“成都天邦”)正式引进人用疫苗领域一位海归牛人加盟,并全面主持疫苗研发和生产中的工艺工作。为什么成都天邦不吝成本执意聘请海归博士做疫苗工艺?“精制疫苗”的核心价值又体现在哪里呢?记者有幸采访到成都天邦董事长胡来根,解读执着于“精制疫苗”信念的天邦人背后的故事。

      “悬浮济世”开创国产疫苗新格局

      从12年至今,胡来根这三年感到最欣慰的是成功建立了圆环病毒悬浮培养方法。从传统的转瓶培养升级到悬浮培养,圆环病毒的生产效率可提高30-50倍,收毒代次从3-5次增加到十几次。“相信这个技术水平在世界上都是独一无二。”胡来根自信的告诉记者,目前国内外兽用生物制品行业中,圆环病毒培养效率如此高的没有一家能做到,相关技术的国际专利目前也正在申请中。

      悬浮培养除了可以大幅提高病毒的生产效率,在质量控制方面的优势也显而易见。“生产疫苗就像管理一个企业,传统的转瓶培养就好像要管理100个人,而悬浮培养则是管理一个很难搞的人。”胡来根反问记者,你觉得是100个人好管理还是一个人好管理呢?这个比方恰如其分的解释了这个问题,生产单位越多变量越多,最终疫苗的均一性也更差,而悬浮培养容积大,哪怕反应条件更加苛刻,但可控性和均一性也更好。

      并且悬浮培养技术还可以广泛应用在猪伪狂犬病毒、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病毒、猪流行性腹泻病毒、禽流感(H9)等疫苗的生产中。据胡来根介绍,成都天邦已建成4条悬浮培养生产线,其中1条100升的活疫苗生产线,以及3条500升产能的悬浮培养灭活疫苗生产线,这3条生产线也是目前国内最先进、最大的的微载体悬浮培养生产线。

      胡来根告诉记者,病毒培养是一个很精妙的微观生态系统,即使各疫苗厂家之间用的设备相同、微载体相同甚至细胞相同,但病毒培养的结果却大不一样。要逐步摸索,把每个培养条件都优化到最佳是一个细致又系统的工程,对技术人员的专业水平要求非常高。“先进的生产设备,比如悬浮培养生产线,任何企业花钱就可以建成,但疫苗生产的核心还是人。”胡来根表示。

      不惜成本执意“精制疫苗”

      “目前一些企业普遍以TCID50作为评价灭活疫苗的标准,并不十分准确。”胡来根表示,TCID50虽然也能从一定程度反映疫苗的抗原含量,但也只能代表灭活疫苗生产过程中半成品的病毒滴度。因为病毒在细胞培养增殖后,还要经过灭活、浓缩和纯化等工艺流程,在这个过程中只要一个环节不成熟,就会造成病毒抗原的损失,影响疫苗成品的抗原含量和免疫效果。

      据胡来根介绍,传统疫苗用甲醛灭活,很容易破坏蛋白结构,造成抗原的损失。“抗原有三维结构,就像一个房子,有框架有空间,一旦甲醛破坏了蛋白结构,房子变型了,还怎么起免疫反应啊?”他说,不但灭活方式需要改变,成品的检验也需要改进。如果灭活不彻底,可能会造成疫苗毒株在动物群体的传播,后果非常严重。

      无论是全病毒疫苗还是基因工程疫苗都要用细胞培养,而培养液中有细胞碎片、牛血清等,这些对疫苗中的抗体蛋白来说就是杂质。这些杂蛋白不但会影响疫苗的免疫效果,还会引起机体的应激反应,因此纯化对疫苗生产来说举足轻重。“但目前国内动物疫苗的纯化做的并不好。”胡来根直言,除了技术水平的制约,企业的理念也很重要。他表示要想做好疫苗的纯化,达到相同的抗原含量成本要增加40%左右。对于悬浮培养而言,前期投入巨大,像成都天邦3条生产线建设包括车间改造共投入9000多万元,本身成本就没有优势。再加上纯化累加的成本,对质量没有执著追求的企业根本做不到。

      胡来根说:“疫苗的唯一标准就是质量,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我们用上全球最好的设备,并且对改进生产工艺的投入我们没有预算,也没有上限。”


    (审核编辑: 钱涛)

    我来说两句(0人参与评论)
      加载更多